湫泽的五月

爱连连,爱酒茨,爱裘医。

诈尸回来。。。
这个男人真帅啊!!!!!
今天全靠他带我过副本!!!
狗子姑姑河童山兔全靠连连过的!!!他真可爱!!

我撸的连连和挚友画的连连,他真的是超棒的太太 @(伟大的)橙子领主
中二语录:
吾幼时即封神,甚惑。问之曰:六部神使能者颇多,却为何封神独我?
尚神曰,强者无心,神者,心慈者任之。
后大水泛滥村庄,风神自剜一目改其流道,此劫平息。
此乃吾职,无可怨之。

感谢寮里的崽们天天带我装(sha)逼(diao)

我尽力了。。。奈布我实在不会画QAQ
但是军人组我能吃一辈子_(:ᗤ」ㄥ)_

玛尔塔:你们放心跑吧,我会拖住监管者的。

成为军人后,保护身边的人已经成为本能, 军人的死,一定要物有所值。

奈布(扶额):放心个鬼!你这笨蛋又打算去献祭了?

有我在,你永远不会坐上椅子。你来保护他们,我保护你。

【裘医】救赎的灯火 番外一

番外是以艾米丽的视角写,大概三章左右。

医者仁心
  父亲是京城里最有名望的神医。作为一个父亲,他……挺奇怪。
  像寻常的家长一样,他想把我培养成一个大家闺秀,将来谋一份好姻缘。
  但他要死要活不让我碰他的医书,对,碰一下都不行。
  可我就是对这些瓶瓶罐罐的化学试剂感兴趣得很。
  父亲终归是宠我的,他同意传授我医术,同时也问了我一个问题。
  “小莉迪亚是想治愈谁呢?”
   对于一个刚刚懂事的孩子来说,这个问题让我有点发懵,绞尽脑汁半天才道:“玛尔塔吧,她经常和别人打架,很容易受伤的。”
  “别瞒啦。”父亲轻轻笑起来:“那天你和那个男孩子的事,我可都看到了。”
    被说中心事的我满脸通红,双颊似火烧般急剧升温。
    那天第一次和玛尔塔一家去马戏团玩,自幼路痴的我和大人们走散了。
    人快走光了……天快黑了……爸爸……玛尔塔……
    我坐在地上放声大哭,一下一下抹着眼泪。
    一只手轻轻揉了揉我的脑袋。抬头一望,是一张漂亮的面孔。
    天哪……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男孩子。
    红发紫眸,眉眼间有抵不住的俊朗。
    他察觉到我愣愣的眼神,下意识地侧过脸去,慢慢往我手里塞了些什么。
    是棒棒糖哎!我立刻止住了抽泣。
    这可是平时爸爸都不许我多吃的限量款棒棒糖哎。
   “是迷路了吗?我带你回去。”他牵起我的手。
     这个哥哥真好啊,还长得这么好看。一路上,我开心的啃着糖果,抬头仰望着他。
     只是,他为什么不笑呢?
     晚风轻轻撩起他额前的碎发,我注意到了他左眼上骇人的刀疤。
    或许就是这个疤痕,夺走了他所有的快乐吧。
     那一刻,我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,我想学好医术,我想治愈他。
     我想看到他开心的笑容。

我的草稿是真的乱。。。刺客披风真的好难画啊QAQ

茨木根本没想象中那么傻,大江山灭了,知道要化女装用断手夺回鬼王首级,让鬼切明白一切。知道用妖力换鬼王重生,甚至预知鬼切定会因复仇同归于尽,留断臂给鬼切新生。鬼王,鬼切,甚至大江山的重生都归功于他,但他却装作无事发生,一直装傻装中二,他只希望鬼王开心的活着。这么好的茨木,酒吞你有什么理由不要,更何况还是你先撩人家的啊。
这回真的是被茨木小天使感动到了,回去就给你升六星QAQ

今天玛尔塔的目标也是要把你们溜到怀 疑  人 生 哦

这什么玩意啊哈哈哈,园丁黏在牛仔身上了